登录    注册
资讯大厅> 行业新闻> 这个专科生有点牛 论文登上国际权威医学期刊!

这个专科生有点牛 论文登上国际权威医学期刊!

文/Athena  2016-05-16 来源:重庆日报

  “Brain REST/NRSF is not only a silent repressor but also an active protector……”

  当这么一串英文飘过时,小伙伴们有木有惊呆了。这是第三军医大学护理学院专科大三学员朱敏的全英文论文,日前在线发-《Molecular Neurobiology》上,即所谓的SCI论文。

  要知道,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SCI论文,对很多医学专业本科生甚至研究生来说,都是难事,而朱敏只是一名护理专业的专科生,连她的指导老师张吉强教授都直呼:“太罕见了,堪称奇迹!”

  5月9日,记者在第三军医大学见到了21岁的朱敏。

  专科生主动要求搞科研

  大眼睛、马尾辫,当一身军装的朱敏出现在记者面前时,宛若一个邻家小妹妹,笑容腼腆,紧张得一直扯衣角。但说起自己的论文,这个来自江苏的小姑娘却很严谨。

  “我当时就是想试试。”朱敏说,自己萌发写论文这一想法还是受到同系学姐的影响。

  那是在学校护理系2014年总结表彰大会上,护理系历史上第一个发表SCI论文的本科生韩馥羽受到隆重表彰。坐在台下的朱敏受到莫大的震动和鼓舞,她决心试试。

  但自己是专科生,又不是医学专业的,该怎么做科研?起初,朱敏也是一头雾水。她想到了大一时讲授组织胚胎课的张吉强教授。

  “张老师讲课很耐心,态度也很好,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。”回到宿舍,朱敏翻出了当时的笔记本,高兴地看到张老师的QQ和手机号。

  “我想跟着您做研究!”朱敏还记得当她说出这话时,有着十多年教龄的张吉强大吃一惊的表情:因为从来没有专科生主动要求做科研。

  “没有先例并不代表不可能。”军人家庭出生的朱敏骨子里很倔,她相信,科学研究对所有人都是敞开大门的。

  望着朱敏恳切的目光,张老师点了点头。从此,朱敏有了自己的导师。

  猛啃英文狂补学术知识

  immunofluorescence(荧光免疫检验法)、phosphoprotein(磷蛋白质)……当朱敏第一次从张老师那里领回任务时,却傻了眼:翻译整理144篇英文文献,可文献上的英文她几乎不认识,而且多数英文医学名字又长又复杂。

  “我高考英语才考了90分。”朱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这时,恰逢朱敏进入大三实习期,除了上班、训练、吃饭、睡觉之外,朱敏平均每天挤出五六个小时,扑在文献的翻译整理上。

  可医学名词一个接一个,让朱敏难以招架。

  该怎么办?记不住,她就把医学名词抄在小本子上,反复地看;搞不懂单词的意思,她就上网搜、查字典,请教学长学姐。开始时,一页不到的文献摘录她得翻译三四天。

  所有这些,朱敏没告诉护理系任何人,只是一个人默默地钻图书馆、埋头看书。

  “说实话,还是怕自己成为一个笑话。”朱敏说,因为不管是基础知识还是学习能力,专科生都普遍不如本科生,本科生跟着导师搞科研尚且吃力,更何况一名专科生!至少第三军医大学之内,没有成功的先例。

  除了英文,朱敏还像海绵一般狂补学术知识,以捕捉和理解文献知识之间的内在逻辑。

  特别是一篇阐述尼曼匹克C型疾病的文献,在求教张老师后,朱敏还是一头雾水,红着脸问:“张老师,您能再慢点讲一遍吗?”

  张老师更仔细地讲了一遍,朱敏还是没懂,只好说:“老师,我回去再慢慢想想吧。”过了三天,朱敏叩响了张老师的QQ,再一次请教尼曼匹克C型疾病的知识,直到她弄清楚了该疾病与神经元的关系。

  “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,但我得搞明白这些,才对得起科研的认真精神。”朱敏说道。

  坚持就是最大的成功

  “其实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。”朱敏没想到做科研这么难,既枯燥又难懂。

  去年8月,朱敏的奶奶去世,自己又得了重感冒。打开电脑,对着密密麻麻的字母,她也一时不知道为何要为难自己。

  就在她灰心的时候,有一天,朱敏遇到一位反复试验都不成功的学长,同样唉声叹气。“那为什么不放弃?”朱敏试着问。“放弃?!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!”那位学长倔强地说。

  这让朱敏有些脸红。她想起曾无数次地向张老师提问请教,即使是很晚了,疑问都能第一时间得到回复。周末,张老师也大都用来指导大家做实验,从没见他抱怨过一句。一次,张老师出差,凌晨时分,朱敏把自己的问题发给了他,以为张老师不会及时看到,可老师的QQ头像却闪烁了……

  想到这些,朱敏选择了坚持。

  在瀚如烟海的文献中,朱敏发现,这些文献或多或少地涉及一种叫REST的分子,而这个分子是引起老年痴呆发病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当她把这一发现告诉张老师时,“你试着写REST有关的综述论文吧。”张吉强给朱敏布置了正式的任务。

  可文献很多,涉及REST分子的内容很零散,需要她一条条系统地整理出来。朱敏没说什么,又重新搜寻,研读,揣摩,一遍又一遍苦悟,再问学长学姐和张老师,一点点啃下来……

  仅仅是将前人的研究成果整理出来就够了吗?明显不行。这时的朱敏每周都要跟张老师做实验,张老师的研究领域也与老年痴呆有关,即在正常老化过程中,REST分子的表达量很高,而和雌激素有关的分子却呈下降趋势。

  “那REST分子与雌激素有关的分子会不会有联系?”在张老师的指点下,朱敏提出这一设想,并进行了理论完善。

  半年后,当她递交论文《Brain REST/NRSF Is Not Only a Silent Repressor but Also an Active Protector》(脑内REST/NRSF不仅是一种沉默抑制因子,也是一种活性保护因子)初稿时,大大出乎张吉强教授的意料:“强过很多本科生的论文。”

  最终,论文投出去了。其实,朱敏自己心里也没底,直到最近,她通过“PubMed”检索到自己的文章,激动得哭了出来。对这篇论文,期刊审稿人评价“是一篇很重要的综述。”

  论文发表的消息,很快传遍了学校,尤其是护理系,很多人都很惊讶,张吉强却认为,“朱敏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。”

  但让朱敏没想到的是,她的举动影响了一批学弟学妹。就在前不久,一学妹单独跑来找她,向她咨询该怎么做科研,让她惊讶之余也很高兴。她把自己的心得分享给了学妹,还告诉她:“一定要坚持,坚持就是最大的成功。”

  小贴士:SCI(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)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(ISI)编辑出版的引文索引类刊物。进入SCI这一刊物的论文即为SCI论文。在世界著名刊物如Nature和Science上发表一篇重要文章,对于某一学科而言,其意义不亚于在国际体育比赛中取得一块金牌。


(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,转载仅作观点分享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)


上一篇助理全科医生培训试点工作启动会召开
下一篇中国大陆医生首获重建显微外科大奖,章一新:创新理念才有话语权(转载)